徐永•古琴•像唐诗一样生活-江西省古琴学会
琴学传播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琴学传播 > 古琴文化古琴文化
徐永•古琴•像唐诗一样生活
2015年07月03日 | 点击数:3301

【人物档案】

徐永,1955年出生,江苏徐州人,字静永,善琴、医、书、画、剑,号五痴道人,广陵派第十二代传人,职业中医。9岁习武,28岁随广陵派十一代宗师梅曰强习琴。而立之年,随徐州画院原副院长周长海学国画。现为中国琴会副秘书长,国际古琴养生学会副会长,江西省、海南省等古琴学会名誉会长,徐州古琴学会会长。

 

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云:“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”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。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

20121212日。青云谱八大山人梅湖景区墨香街。千年时间当代艺术馆。画韵琴心作品展。一张琴。一支箫。一炉香。二个唐装男子。琴箫和鸣一曲《流水》……这不是一幅宋明的水墨画,而是一次诗意的古琴雅集。

我本俗人,偶遇古琴,偶遇大师,以有我之境入无我之境,站在地产人的立场,以“门外汉”的身份,请教徐永大师,古琴究竟能给现代人带来什么?

 

【君子修身之器】

古琴,君子之器也。

琴、棋、书、画,历来被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。自古就有“君子之座必左琴而右书”和“君子无故不撤琴瑟”的说法。古琴因其清、和、淡、雅的音乐品格寄寓了文人凌风傲骨、超凡脱俗的处世心态,被誉为四艺之首。

徐永认为,古琴音乐主要受儒家中正平和、温柔敦厚和道家顺应自然、大音希声、清微淡远等思想的影响,其最大魅力在于“和”,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。中国古琴,已不仅仅是一种乐器,而是一种修身正行的载体,一种传统文化的化身。

我这人比较实用主义,于是问徐老师,那学古琴到底有何功效?

徐老师回答:“躁者感之以静,静者感之以和”!

怪不得,我一踏进艺术馆,琴声悠扬,刚才还紧随的都市喧嚣,断然隔在了身后,心静天地远!

古琴须静心方能学会,弹奏讲究琴德,自古以来琴家们往往都操守五不弹之原则。即:其一,疾风甚雨不弹。疾风声枯,甚雨音拙,所以不弹。其二,于尘市不弹。这是因为尘市喧闹,噪杂不静,俗气又重,故与琴文化精神相违。其三,对俗子不弹。市井粗俗之人,不解雅趣,不识风情,难体琴道之妙,自然不为知音。其四,不坐不弹。因操琴须气定神闲,不可有浮躁之气。所以琴家不能立而弹琴。其五,衣冠不整不弹。琴家操琴时,须洁净身心而穿着宽松舒适的衣服。

众乐乐人,唯琴乐已,它不适合表演,更多是为了修身养性,对弹奏者的文化素养要求很高,注定它只能成为小众艺术。

徐永先生入赣虽不足三年,却一力促成了江西省古琴学会的成立,并竭力普及这门艺术,如今,在南昌拜师学琴的,除了书画艺术者外,更多的是企业家。

试想,一个偌大的老板办公室里面,墙上挂一个古琴,这是何等的品味,“儒商”的气质立马而现!

 

【古琴修炼之道】

本人粗人一个,五音不全,分不清古筝和古琴的区别,于是再次不耻下问!

徐老师认为:古筝悦耳,古琴悦心;古筝张扬,古琴内敛;古筝如“花旦”,古琴则“青衣”;古筝若“长拳”,古琴则“太极”;听筝,随其音漂浮情海,心事荡漾;听琴,至则物我两忘,至则清静无心。

简言之——古琴可定我意,古筝能醉我心;古琴看破红尘,古筝看淡红尘。

《溪山琴况》有云“弹琴不清,不如弹筝。”“弦索之行于世也,其声艳而可悦也。独琴之为器,焚香静对,不入歌舞场中;琴之为音,孤高岑寂,不杂丝竹伴内。清泉白石,皓月疏风,修修自得,使听之者游思缥缈,娱乐之心不知何去,斯之谓淡。舍艳而相遇于淡者,世之高人韵士也。”

江西古琴学会座落于美丽的青山湖畔,徐老师闲暇时间便在这里传授琴艺,想跟大师学琴,如今已变得很简单:你只需热爱它,并且有耐心。

但徐老师强调:“如今,学琴的人虽多,但发自内心去热爱古琴、真正将琴看作一生追求和奉献的却极少。古琴艺术需要不求回报、耐得住寂寞的人去坚守。”

 

【会所雅集之境】

下午参观完画韵琴心作品展后,晚上受邀来到青山湖湖滨东路的古木斋,参加徐老师组织的古琴雅集。

何谓雅集?指文人举行的艺术交流,除了琴棋书画,吟诗,赏雪赏梅,烹茶品茗等均为雅集的传统内容。国画中有很多弹琴的雅集,如宋徽宗的“文会图”、元代谢桓的“杏园雅集”、清代王晕的“一梧轩图”等,这些画均描写文人在天地怀抱中怡然自得之趣。他们或弹琴,或横琴不弹,享受“松风流水天然调,携得琴来不用弹”的天然雅趣。

整晚演出,江西古琴协会的成员各献琴曲,各臻一境,指尖上的吟猱绰注在弦上来得徐疾有致,泛音飘逸、散音深远、按音柔融,琴家们心思放得沉稳,琴上就有了回环绵延的空间,显出太古遗响的分量,佐以古木斋明清家具古风,怡情悦性间,在座者颇可得些清远幽微的诗中境界。

指尖上的中国,于是产生商业上的联想:

茶馆+书画+学古琴+卖琴+古木家具=雅集式会所。

将多种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跨界结合起来,这将是一种新型的商业运营模式, “高水流水”的文化只有和“下里巴人”的商业融合,才能让曲高和寡的古琴,像唐诗一样,在红尘中流行。这,也正是徐永为之努力达到的境界!

再跑野马远一点,江西这么多别墅,都在打造高级会所,虽然有物,却品之无味!

倘若搭上古琴,倘若搞成雅集,别墅的会所是不是更能与上层人物通境?于是,我故弄风骚也想,学琴!

 

友情链接:
学会概况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版权声明    加入收藏